路克索旅館的小弟是個老實人。


因為不想付小費,所以婉拒了他的好意,想說自己把行李拿到房間就好,不過最後他還是搶著幫我把十幾公斤的包包提上了三樓。放下行李,他邊喘氣邊向我介紹環境,說完人就不見了。那天我對他的印象就只是一個黑黑的大男孩。後來熟了之後,他告訴我他住在另一邊的一個村落,家裡他最大,下頭還有幾個弟妹,旅館的工作是他家一份重要的收入。他算術好像不太好,因為當我吃完東西付錢的時候,他都要算好一會兒,然後再把項目和金額小心的登記在小本子上。

這一天我吃完早餐,拿了幾隻筆還有兩盒蠟筆給他,跟他說我要到亞斯文去了,這是給他和弟妹們的小禮物。他嚇了一跳,害羞的跟我說了聲謝謝,我拍拍他的肩膀,謝謝他這幾天的服務,就往火車站前進了。

在窗口排了十分鐘,結果售票員告訴我到亞斯文的車票,到車上再買...冏。問了站務員幾點有車到亞斯文,他說要來了,就在對面的月台。我立刻用跑的穿越地下道到對面的月台去。

火車好長一節,到底一等的車廂在那裡咧?看到有節車廂上有羅馬數字“Ⅰ”,我想應該就是了吧!再三確認有到亞斯文,先跳上去再說。上了車,有位阿伯問我票在那,我說到車上買。他找了個位子讓我坐下,不久就有人來補票了。

一等車廂裡頭一排有三個座位,一邊二個一邊一個,座位還滿大的。我坐在兩個人的這邊,坐了一會兒,一個埃及女生在我旁邊坐下,大概她原本就坐在這兒吧。不一會兒,那位幫我找位子的阿伯請我換到一個人的位子那兒,陌生的男女是不適合坐在一起低。

正當我陶醉在窗外的景色時,彷彿聽到了S.H.E.的歌,是在做夢嗎?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,原來遇到了大陸團啦!他們大概是從開羅坐過來的。大約三個小時來到了亞斯文,第一件事就是先去買開羅的車票。

才一出月台,旅館拉客的人馬上靠近我。看到他手上的名片,咦!不就是路克索旅館老闆親戚開的嗎?我掏出那張一模一樣的名片在他面前晃了一下,表示我知道了,不過我要先買火車票。

售票口有個美國大叔在買票,也是要到開羅的,他跟我說到開羅的票要當天買,沒辦法提前買。好吧!反正不是買臥舖,應該會有位子吧!而且大叔也正好住這間旅館,我偷偷問他感覺如何?他說還可以,只是不是很乾淨就是了。到了旅館看了一下,嗯...果然廁所不是很乾淨...我想也才一個晚上,而且離火車站很近,價錢也在可接受範圍裡,將就一點囉。買了short trip(只有到Abu simbel),就和大叔聊了一下。

大叔七十幾歲了還自己拖個行李出來旅行,真不簡單啊!接下來他想從Dahab到西奈山。正好我從那兒過來,就把一些交通啊、住宿的資料寫給他。遊行資訊的分享對旅人來說,是件幸福又快樂的事。聊了一會兒,他要帶我去認識一下這附近,走著走著,來到一間書局,大叔想買一本阿拉伯菜的食譜,當然價錢是貴俗俗。我小聲跟他說:「或許回國後從網路上買會是個好選擇」。他突然有種頓悟的表情,笑笑的把書放了回去…

七十歲的時候,我也會在旅行的路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嬉猴記

whol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